2子患阅读障碍自学方法辅助女工程师开班免费教贫困生

2子患阅读障碍自学方法辅助女工程师开班免费教贫困生2004年,大儿子进入小学一年级后,却迟迟未能掌握阅读能力,拉玛丽扎为此感到心慌。就连最基本的单字,孩子也唸不来,这就是所谓的“阅读障碍”吗? 还是学校教育系统出了问题? 无法阅读,日后该如何面对越来越繁重的课业?她感到担心不已。“当时,我埋怨制度、埋怨学校老师、埋怨课本,就是没有埋怨自己。”她自嘲。过后,她的次子也出现同样的情况,到了入学年龄却仍未识字。为了孩子,她拚命搜寻资料,以便寻找一套可以帮助孩子的有效方法。“当年,我是一名软件工程师。工程师的工作就是要去解决问题。基于职业病的关係,每当发生问题,我的脑海里就会很自然的冒出‘解决问题’的点子,后来,我更自行研发可以克服阅读障碍的方法。”因学习能力差生自卑感那个时候,网络的使用还不算盛行,而网络的资料也不比今天丰盛,于是,她只好从书本查找所需的相关知识。找着找着,读着读着,终于,她自学了一套可以协助孩子改善阅读障碍症状的办法,并于2006年出了第一本内容与之相关的着作,以帮助这些孩子掌握阅读能力,以免他们因跟不上学校的授课进度而被社会淘汰。过后,她更创办一家专门协助患有阅读障碍症的孩童克服难题的中心Akademi iSina。如今,每天傍晚时分,设于吉隆坡鹅唛市区(Gombak)一家超市楼上的Akademi iSina就会传出孩童的朗朗读书声。中心设备相当简陋,只有两间教室和一间超小型的办公室,窄小的走廊常见孩子和教师擦身而过,并可不时听到孩子腼腆向老师问好的问候语“老师好。”走廊旁边挂着学习中心近期收集了一批孩童衣裤,这些衣裤被整齐的叠在衣架上。“你就选三两件回去吧!”拉玛丽扎如此告诉一名载着孩子前来中心的母亲。该名母亲骑摩多,前后载着3个孩子,母子4人一同到中心来。到中心求知的孩子八成来自贫穷家庭,偶尔还会出现小孩因为家里没有食物,而空腹到中心上课,且一整个晚上愁眉不展的情况。中心创办至今约有十年时间,而中心不只是教导孩子阅读,也帮助那些在写字、数学计算方面面对学习障碍的孩子克服障碍,这些孩子的年龄多介于4至17岁或以上。每逢週一至週五晚上,中心就会开放班级供孩子前来学习,并提供贫穷孩子一些免费课程。这些孩子在日常生活环境里常被边缘化,他们在学校多因为学习能力不及同龄孩子,而常常心生强烈自卑感。“虽说我们教的只是再普通不过的识字和写字,但这些微小的动作,就足以改变他们以后的生活,且对他们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中心常因经费不足险倒闭拉玛丽扎说,Akademi iSina的服务宗旨于2006年首次获媒体报导后,中心在短短一天内即接到约五百通询问电话,因为其中一家报章的报导刊出中心的电话号码。“那一年,WhatsApp等手机简讯软体尚未流行,所以,大家都是通过拨电话询问情况。这些拨电者多是因为正在上小学或中学的孩子的学习能力缓慢而来电求助。”Akademi iSina创办初期所收录的对象并非来自贫困家庭的小孩,直到一名10岁女孩的出现,让她有了另类的想法。“本中心向来有和一些学校建立合作关係,而我当时是在其中一间有合作关係的学校遇见一名年纪约10岁的女孩。她时常旷课且无法专心上课。在好奇心驱使下,我主动登门拜访她的住家,才得知她的父母是聋哑人士,且其家境贫困。”拉玛丽扎由此领悟到,贫困家庭的小孩更需要他们的帮助。“于是,我们尝试接触赞助商,以资助贫困孩子到中心学习。”经费的不足是中心每年随时关闭的主要原因。“70至80%巴仙到本中心求助的孩子都是来自贫困家庭,他们都没有能力缴付学费。但中心的租金、水电费、老师的薪水,都需要有人支付。所幸每到紧要关头都会有金主出现。”到特殊学校上课可改善问题拉玛丽扎说,Akademi iSina有4名全职教师。“他们每天都必须到本中心授课,加上他们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教师,所以我们不可能不付薪金给他们。至于所谓的志愿人士,则多是在本中心举办大扫除活动时才出现。”中心每位教师在同个时段都得教导约十个学生,这些教师最初只是教孩子阅读,但后来也教孩子写字。“我们的课程多以轮流方式进行,每项课程为时3个月。有些孩子报读3个月的阅读课程后,再次上门来,希望能继续在本中心上课。”她披露,一些面对阅读障碍问题的孩子,常因为家人知识和常识不足,而未能被及时发现问题所在。“其实,家长应把患有阅读障碍症的小孩送到特殊学校上课,而我们也将尽力帮助他们。有不少的例子显示,这些孩子在特殊学校上课后,多可以像同龄孩子般阅读和写字。而这些成功的例子也让我感到欣慰,至少我们付出的努力产生了效果。”在学习中心里,孩子们每次见到她都会主动向她打招呼,有者更是咧嘴笑得非常开心。她说,她都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来教导。而她在谈及学生的学习过程时,也不断流露出她对这些孩子的怜惜之情。妇唱夫随服务中心几年前,为能专心打理中心,拉玛丽扎遂辞掉原本的工作。“我辞职后都是以接工作的方式赚取收入,而大部分时间,我都是投身在中心的工作。每次中心面临可能关闭的窘境时,总会发生一些插曲。如家长上门来请求我们继续营运下去,又或是过去的学生登门向老师道谢,并分享他们过去在本中心的学习经验,以及感恩这些经验为他们的生活和学业带来改善。而这种种见证都不断的敦促我们‘再苦也要继续做下去’。”拉玛丽扎的丈夫也在中心服务,每天晚上十点多,学生都离开中心后,他就开始在教室里默默扫地抹地。拉玛丽扎及其家人都希望可以为社会作出更多贡献,且不分肤色和宗教的协助有需要的人士。她披露,Akademi iSina偶尔会举办社区服务活动“JOMbaca”,即到社区为孩子提供20天的阅读训练课程。由于地方有限,这些社区服务多是借用当地的礼堂和空地来进行。“我们希望未来可以有更大的空间去经营中心的活动,以便可以收录更多孩子,帮助他们克服学习上的障碍。”她认为,天生我材必有用,而每个孩子都有学习的权利。不过,她也说,即使这些孩子未来未必可以进入大学深造或找到好工作,但他们仍将对社会有所贡。7岁女童煮泥巴餵妹 贫童饿极挖墙吃洋灰在经营Akademi iSina的10年期间,拉玛丽扎曾接触上千名小孩及他们的家长。她也在这10年间亲睹不少人间惨事。“我记得有对夫妻育有9个小孩。过后,丈夫生病,妻子只得一人独力扛起养家重担。”“有一次,妻子也病倒了,为了不让小孩乱跑,妻子就把孩子反锁在家中。因为太饿的关係,他们的7岁女儿竟‘煮泥巴”给5岁的妹妹吃,结果,妹妹因此腹泻,且排泄物带血丝。直到她被送进医院检查后,这对夫妻才惊觉女儿吃下的泥巴夹杂着玻璃碎片。所幸院方热心协助筹款以支付手术费,才免去他们的负担。”她接触的贫困孩子越多,让人心碎的故事也就越多。她说,曾有一名学生经常跷课,于是,她带同一些非政府组织登门拜访该名学生的家长。“我们到访时,只见他的家中墙壁被挖出很多个小洞。原来他和他的兄弟姐妹因为家里没有食物,而挖墙吞食洋灰。”每次接触这些贫困家庭后,Akademi iSina都会儘量协助他们改善生活条件,而拉玛丽扎更是坚信,教育可以改变家庭状况的理念,并朝这个方向协助这些孩子脱离困境。 ‧2016.12.01